官方微博 今天:2018年08月19日 星期日 
 
首页 > 政民互动 > 专家谈改革

  2016年中国宏观经济运行呈现三大亮点

  2016年中国经济走过了一个不平凡的一段道路,2016年的增长速度虽然回落,但是2016年的经济却有众多的亮点,我们认为有三个非常突出的亮点。

  第一,经济结构持续改善。其中包括服务业增长值的比重达到了51.6%,比上一年又提高了1.4%。再比如说从内需结构来看,消费占GDP的比重接近47%,我们估计按照这个态势去,到2020年消费应该能够占到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2016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将近65%,这个也是非常令人欣慰的。

  第二,新经济、新业态、新动能不断涌现和成长,为我们经济结构的调整提供了重要的推动力。比如说以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制药,节能环保为代表的战略新兴产业占到GDP的比重已达10%。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以摩拜单车,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迅猛发展,风靡一时,成为了互联网+传统行业的经典实践。

  第三,国际经济和金融领域话语权不断提高。中国经济在2016年又重新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快的领头羊,提供的GDP增长的绝对值将近达到全球GDP增长的三分之一。更重要的是2016年中国成功举办了G20杭州峰会,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亚投行和金砖银行运营非常顺利,“一带一路”战略也在不断往前推进。所以在全球,中国经济被重视的程度又提高了一个档次。应该说2016年对于全球投资者而言,也是一个转折年。

  2017年经济筑底的三大有利条件

  展望2017年,我们认为中国经济有可能,至少应该努力创造条件,能够在增长上筑底。我们认为2017年如果经过主观的努力,加上一些客观的条件,有可能成为这一轮经济增长,以及经济结构调整的一个增长的底部,这主要是由于三个比较重要的有利条件。

  第一,经济结构在持续调整。根据我们的计算,消费占到GDP的比重已经上升到47%,我们预测2017年将持续超过整体的GDP增长速度,这是第一个利好条件。

  第二,经过2015年和16年“三去一降一补”艰苦的努力,效果开始出现。包括主要的工业产品的价格开始回升,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的利润率开始上升,这就支撑着新的一轮实体经济投资的回暖,这是第二个有利的条件。

  第三,2017年持续深化的改革还会释放一些新的增长点,一些新领域、新产业还有很多增长空间。其中包括一些重点城市群的发展,一些重点项目的推进。

  所以这三个利好条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2017年经济增长速度可能见底,从18年到19年开始有可能逐步的回升。但是我们并不认为2017年经济就肯定会见底,有三个非常重要的挑战,或者不确定性,需要政策方面、企业家、学者,需要社会去共同努力,去化解。

  2017年三大重要挑战

  第一,国际形势,尤其是特朗普新政可能带来的国际和金融环境的不确定性。美国目前从经济方面来讲,仍然是影响中国经济走势的一个重要的不确定性因素。我们注意到特朗普政府上任不到三个月,在过去这三个月中间,尽管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国内引发了一系列政治方面的争议,但是必须看到特朗普政府在美国金融界、经济界画了一个非常美好的、非常美满的馅饼,美国的金融界和投资者对特朗普保持非常浪漫的心态,处于蜜月期。华尔街道琼斯股票指数不断创出新高,这种背景下国际投资者可能在短期内对美国的经济,尤其是金融过分乐观。加上美联储,很多投资者分析90%以上的概率美联储会在三月份加息,有人甚至说百分之百的概率在三月份加息,一旦美联储加息,一旦美国华尔街持续对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抱有幻想,美国经济和美元持续的上涨,对于我们控制资金外流是非常不利的。

  根据目前的分析,美国特朗普政府很难在经济领域完全兑现他的很多承诺。包括收一致性的关税,包括大力推进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还要在美国进行大规模的减税,根据我们的分析这些愿景在短期内很难实现。比如说要加一致性的关税,会引来美国的零售商,还有美国很多消费者联合起来反对。他要在美国减税,需要跟国税进行艰苦的讨价还价,一般认为八个月,甚至一年。我们特别担心,特朗普在经济问题上很难兑现他的承诺,但是美联储又看到美国的失业率已经低过5%,就会准备加息。于是我们担心未来半年到一年,美国经济走势是不是回到八十年代初里根时代,那就是政府有赤字,经济没有完全恢复,另一半货币政策收得比较紧,这个对中国经济,包括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会产生冲击,主要的冲击点就是资金的外流和汇率的稳定。

  与此相关的就是欧洲。2017是欧洲一个重要的大选年。最重要的是荷兰的大选很可能会选出一个脱离欧盟的新政府,如果荷兰出现第二次脱欧,直接会影响法国大选,法国大选又可能推出一个法国版的特朗普,如果法国版的女特朗普上台,进而影响到德国大选,也可能出现一个德国版的女的特朗普,所以我们认为这种黑天鹅引起的多米诺现象非常值得关注。说得更具体一点,今年欧元兑美元还会进一步的走弱,直接会影响人民币的汇率,这是我们担心的2017年第一个总的挑战,来自于外部的挑战。

  第二,国内金融领域面临潜在风险,应对不当可能殃及“稳中求进”的大局。过去几年大规模的资金通过贷款、债券的方式投到了一些长期性的投资项目上去,这些长期投资项目不见得有非常高的投资回报率,这样存在很高的风险,一旦这些投资项目出现违约的情况,可能会引发一部分短期的局部金融市场的恐慌,但是一味地去保和捂住这些风险,同样是不可行的。如果一味去捂住这些风险,就会使我们的金融领域虚火过旺,就会使投资者沉浸在风险很低、投资率很高的幻想之中,他们的资金就不可能投资于企业,实体经济就很难得到金融的支持,这是第二个大风险。

  第三,民间投资和与之密切相关的制造业投资增速不太理想,阶段性企稳的可持续性有待观察。我们认为2017年要想方设法减轻实体经济的负担,尤其是要帮助实体经济恢复他们投资的热情。去年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投资不到4%的增长速度,低于去年整体固定资产投资8.1%的增长速度,所以2017年的一个重点之重点,就是想方设法帮助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和民营经济,恢复投资增长的增速。

  以上三条是2017年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难点,我们相信由于当前社会各界对于经济形势的认识是比较客观的,比较冷静的,尤其是通过政府工作报告所反映出来的中央政府对经济形式的认识是非常客观的。我们相信2017年经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我们有望克服这三大风险,有望利用好这三大优势,到年底中国经济有希望交出一份亮丽的答卷。我们预测,2017年有望成为中国经济这一轮结构调整、增长动力转换的一个底部,从2017年开始,中国经济的走势将逐年向好。

分享到:


 标  题: 
 评  论: 
  验  证:
  
 
     

精彩评论